(经济日报 记者 马玉宏 石晶)

2020-08-13 16:57

2005年,国务院批准为期8年的三江源保护工程一期规划,先后投入资金75亿元,实施包括生态保护与建设、农牧民生产生活基础设施建设和生态保护支撑三大类、22项工程。目前正在实施的三江源二期保护工程面积增加到39.5万平方公里,占青海省总面积的54.6%。2015年12月9日,中央全面深化改革领导小组第十九次会议审议通过了《中国三江源国家公园体制试点方案》,更是对加快青海生态文明建设具有里程碑意义。

畜牧业也从注重生产向注重加工流通转变。青海以畜产品加工为突破口,培植出果洛藏族自治州5369公司、青海可可西里、三江一力等一批肉牛肉羊加工企业,使畜产品经过深加工转化、增值,拉长产业链。据不完全统计,2014年各类社会资本投入到畜牧业近24.6亿元,是2009年的20倍。

“近年来,结合三江源生态保护和建设工程、草原生态保护补助奖励机制等一系列生态保护机制,通过探索集约化草地生态畜牧业发展新路径,青海对2.45亿亩中度以上退化草地实施了禁牧保护,对2.29亿亩草原实施了草畜平衡。”青海省农牧厅总畜牧师王会林说,通过推行禁牧、减畜、休牧,青海牧区天然草场的产草量提高了12.19%。

青海三江源提供了澜沧江总水量的15%、长江总水量的25%、黄河总水量的49%,被誉为“中华水塔”“全球气候启动区”,其所辖的青海湖、祁连山湿地、森林和草地,是控制西部荒漠化向东蔓延的天然屏障和生态功能区,承担着维护国家乃至世界的生态安全的重大责任。

渐行渐宽的治沙之路,见证了海西州在保护中发展、“沙里淘金”的特色路径。海西州沙漠化土地总面积达1.42亿亩,近年来,海西州以“宜封则封、宜造则造、封造兼治”的总体思路,实施植树造林、封山育林草、工程固沙、自然保护区建设等重点防沙治沙工程,大力挖掘沙区土地和劳动力资源的潜力,发挥天然林草产品纯天然、无污染、可再生的优势,在市场机制的引导带动下,枸杞种植在曾经荒芜的海西大地上风生水起。目前,全州枸杞种植面积达31.45万亩,催生出“脚下固沙”“树上摘金”的“双赢”产业。凭借枸杞种植,格尔木市大格勒村有的村民年收入上百万元,近年来一跃成为青海人均收入最高的地区。(经济日报 记者 马玉宏 石晶)

近日,《经济日报》记者在玉树称多县下赛巴沟拉巴才仁家的冬窝子牧场里看到,成群的牦牛油光锃亮。玉树畜牧站站长宋任德告诉记者,因为采用了更科学的养殖方法,大大提高了牦牛的出栏率,既增加了牧民收入,又保护了草场草畜平衡。

针对显要的生态地位,2008年,青海提出“生态立省”战略,取消三江源地区gdp考核,明确提出,“一定要保护好‘中华水塔’筑牢生态屏障”。近期,青海正加快部署中国三江源国家公园体制试点启动工作,并发布《青海省生态文明建设促进条例》。目前,实施生态立省战略,推进绿色发展已成青海全省干部群众的共识。在玉树藏族自治州曲麻河乡措池村,如今已不常见到牧羊少年的身影,取而代之的是生态协管员。

2008年底,青海开始在牧区探索以合作社为载体的集约化经营模式,建立“以草定畜、草畜平衡”的现代生态畜牧业。经过多年努力,目前全省已组建生态畜牧业合作社961个,累计整合牲畜1015万头(只)、流转草场2.56亿亩。

近年来,随着生态环境不断改善,“大美青海”的名气越叫越响。青海旅游局数据显示,2015年青海省接待国内外游客2315.4万人次,增长15%,实现旅游收入284.03亿元,增长21.4%。青海守护青山绿水终获丰厚回馈,依托生态带动旅游大景区建设,成就了今日旅游经济的快速发展。

“我现在每天的工作就是看护草原,看护野生动物,防止草场火灾和偷猎行为。”生态协管员才仁江措告诉记者:“禁牧以后,野生动物明显增多了,有时候能看见几十只的岩羊群,上百只的藏野驴群。这在10多年前是不可能的。”来自青海省政府的数据显示,目前青海省已设立草原管护、湿地管护、森林管护等公益岗位6.7万个。